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微博
  • Qzone
  • 微信

一季度巨亏扩大至4.8亿,水滴的慈善生意不好做了

公益采编三部 2021-6-18 09:37 774370人围观

文 | 金卫

今年5月登陆美国纽交所的水滴公司,上市首日以19%的跌幅破发,之后股价一路跌跌不休,今年表现相当差。

截止6月16日收盘,水滴公司股价为7.84美元,总市值为30.9亿。较12美元的发行价,跌幅达到35%。

美国资本市场不买单,原因何在?最近水滴公司的一季度很能说明问题。

6月17日,水滴公司公布了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2021年一季度水滴实现营收8.8亿元,同比增长35.1%;净亏损4.8亿元,去年同期亏损1.7亿元,同比扩大175.8%;每股亏损0.4元,去年同期亏损0.15元。

一季度巨亏扩大至4.8亿,水滴的慈善生意不好做了

水滴公司,旗下有以爱心闻名的水滴筹,上市之后还拿下了“保险科技第一股”的名头,但为何慈善生意却不好做了?

水滴的营销费用暴增

水滴公司最初起步于社会公益,当初的第一个业务即是水滴互助,由美团前联合创始人沈鹏于2016年5月创立并正式上线,是国内较早一批的网络互助组织。

水滴公司正是借着水滴互助的流量,进一步将业务做到保险领域,形成了包括水滴筹、水滴保险商城、水滴互助等在内的三大主要业务。

目前,水滴保成为水滴的主要收入来源。

2021年第一季度,水滴的净营业收入从2020年同期的6.5亿元增长到8.8亿元人民币(1.348亿美元),增长了35.1%。

水滴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水滴保业务,水滴保一季度实现首年保费(FYP)44.69亿,同比增长42.7%。累计保险付费用户达到2190万,用户人均首年保费(FYP)为1165元,同比增长32.1%。

截至2021年3月31日,水滴公司在平台上提供了240种保险产品,其中超过90%的FYP是由独家定制的保险产品贡献。在产品结构方面,重大疾病保险的FYP在2021年第一季度增长了131.8%,主要得益于新的重大疾病监管定义下产品的设计和销售。

水滴公司卖保险,主要还是依托水滴筹等公益业务带来的的流量,在互联网时代,有了流量就有了生意,水滴等于用慈善公益去做导流。

2018年,近半的保费流量来自于水滴筹,不过,现在这种模式的引流能力也在下降,水滴不得不靠外部的流量为自身业务导流。

2018年至2020年三年间,水滴公司的营销费用分别为8630万元、7.93亿元和17.43亿元,所占收入比也从2018年的36%攀升至去年的57%。

按一季度数据,水滴来自内部流量(不包括互助渠道)、第三方流量、自然流量和重复购买的FYP同比分别增长65.2%、51.6%和48.4%。

今年3月31日,作为水滴公司的主要业务水滴互助正式关停,这意味着水滴失去了重要的用户流量来源,水滴不得不大量砸钱做营销,这也是水滴亏损的重要原因。

一季度显示:水滴的运营成本和费用从2020年同期的7.6亿增加到2021年第一季度的13.4亿(2.05亿美元),增幅为5.791亿元人民币,增幅为75.7%。

2021年第一季度,销售和营销费用同比增长67.7%,达到8.4亿,而2020年第一季度这项开支为4.99亿,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由于业务扩张和品牌推广,第三方交通渠道的营销费用增加了2.478亿元人民币,以及向第三方外包的销售和营销服务费增加了1.007亿元人民币。

另外,水滴第一季度的运营成本为3亿元,去年同期运营成本为1.3亿,运营成本同比增长125.5%,水滴解释称,有三方面原因。一、由于与停止滴水互助业务相关的7680万元人民币的成本。二、由于顾问和保险代理团队迅速扩张以支持业务增长,人员成本增加3080万元人民币。三、专业和外包客户服务费增加4430万元人民币。

水滴的慈善生意不好做了

今年上市时水滴公司在招股书中指出,估算从此次发行中获得净收益约3.295亿美元。这些募集资金约有50%用于增强和扩展我们在医疗保健服务和保险业务方面的业务;大约30%用于研发;其余资金用于一般公司用途。

从一季度数据来看,水滴确实加大了研发,2021年第一季度的研发费用同比增长25.6%,达到8490万,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研发人员成本和相关费用增加1620万元人民币,随着研发团队不断扩大,以增强在技术方面的竞争能力。

水滴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鹏在谈及一季度数据时表示:“我们很高兴在作为上市公司的首次财报中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强劲的财务和运营增长。自2016年成立以来,我们受益于行业的强劲发展,实现了高于行业的增长,我们独特的商业模式使我们成为中国领先的保险和医疗服务的综合技术平台。”

水滴公司预计,通过水滴保险市场产生的FYP(首年保费)在2021年第二季度将同比增长50%以上。

另外,水滴还披露了水滴筹的数据,截至2021年3月31日,通过水滴筹,约有3.6亿人向近190万名患者捐款,总额超过400亿元人民币。水滴官方称,从成立之初坚持0服务费的水滴筹仍然未产生任何收入。

水滴上市当天,水滴筹联合创始人杨光表示,“水滴筹不是公益组织或者慈善组织,它是免费提供给广大患者一个工具,只不过因为免费服务,大家会误解我们是公益。”

不收取任何费用,依然坚持做着免费的生意,这看起来确实不错。但为何水滴却受到越来越多的诟病,主要是水滴将这部分参与众筹的用户,慢慢导流到了保险商城,只要参与了水滴筹项目,就会收到水滴公司的营销信息,水滴将流量生意和保险生意配合的很好。

但是这种左手公益右手生意的模式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因为水滴筹的流量不够了,水滴不得不向外部购买流量,这也是水滴营销成本大幅攀升的原因。

加上近年来,水滴平台出现大量诈捐、造假的案例,同时,水滴为了在医院进行扫楼地推,还与轻松筹上演武斗,主要是这些平台的员工有业绩考核,他们要发动更多的病人来上网众筹,公益质变成了赤裸裸的生意和交易。

资本都是逐利的,尤其是上市后的水滴公司免不了以股东利益为导向,社会的每次爱心捐款,成为了它通向资本的垫脚石,无论是慈善生意还是水滴所说的免费服务。但是公众的初心是奔着爱心慈善来的,既然你拿我的爱心去做交易,我自然不会买你的保险账。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1525号      浙ICP备18042681号-4